如何處理憤怒

𝐇𝐨𝐰 𝐈 𝐃𝐞𝐚𝐥 𝐰𝐢𝐭𝐡 𝐀𝐧𝐠𝐞𝐫

𝐡𝐭𝐭𝐩://𝐟𝐢𝐠𝐮.𝐨𝐫𝐠 𝐡𝐭𝐭𝐩://𝐚𝐮.𝐟𝐢𝐠𝐮.𝐨𝐫𝐠 𝐡𝐭𝐭𝐩𝐬://𝐚𝐮.𝐟𝐢𝐠𝐮.𝐨𝐫𝐠/𝐜𝐨𝐧𝐭𝐞𝐧𝐭/𝐅𝐋𝐀𝐔%𝟐𝟎𝐁-𝟑𝟑.𝐩𝐝𝐟

我記得當我還是個很小的孩子時,如果我的手肘撞擊到堅硬 𝐞𝐥𝐛𝐨𝐰 𝐨𝐧 𝐬𝐨𝐦𝐞𝐭𝐡𝐢𝐧𝐠 𝐡𝐚𝐫𝐝 的東西或同樣痛苦的東西,我的愚蠢反應可能是對堅硬 𝐫𝐞𝐚𝐜𝐭𝐢𝐨𝐧 𝐦𝐢𝐠𝐡𝐭 𝐛𝐞 𝐨𝐧𝐞 𝐨𝐟 𝐚𝐧𝐠𝐞𝐫 𝐝𝐢𝐫𝐞𝐜𝐭𝐞𝐝 𝐚𝐭 𝐭𝐡𝐞 𝐡𝐚𝐫𝐝 𝐨𝐛𝐣𝐞𝐜𝐭 的物體感到憤怒。我可能會拍打扶手椅或門,好像我受傷的原因是它造成的。當然,這是缺乏控制和缺乏承擔責任的一個例子。 即使在那時,當我「猛烈抨擊」’𝐥𝐚𝐬𝐡𝐞𝐝 𝐨𝐮𝐭’ 那個物體時,我還是感到有點羞愧。最終,我學會了更好的控制。我們很慢才發現,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受傷的感情和似乎無法忍受的情況。我們不僅可以學習不將憤怒歸咎於外在因素 𝐧𝐨𝐭 𝐭𝐨 𝐛𝐥𝐚𝐦𝐞 𝐞𝐱𝐭𝐞𝐫𝐧𝐚𝐥 𝐟𝐚𝐜𝐭𝐨𝐫𝐬 𝐟𝐨𝐫 𝐨𝐮𝐫 𝐚𝐧𝐠𝐞𝐫,還可以學習從一開始就避免憤怒。

如果我全神貫注,我可以透過冥想的形式關注我內心的創造力,來處理任何可能累積並導致無法控制的 𝐚𝐧𝐲 𝐧𝐞𝐠𝐚𝐭𝐢𝐯𝐞 𝐟𝐞𝐞𝐥𝐢𝐧𝐠𝐬 𝐨𝐟 𝐮𝐩𝐬𝐞𝐭 𝐭𝐡𝐚𝐭 𝐦𝐢𝐠𝐡𝐭 𝐚𝐜𝐜𝐮𝐦𝐮𝐥𝐚𝐭𝐞 𝐚𝐧𝐝 𝐥𝐞𝐚𝐝 𝐭𝐨 𝐮𝐧𝐜𝐨𝐧𝐭𝐫𝐨𝐥𝐥𝐚𝐛𝐥𝐞 𝐨𝐮𝐭𝐛𝐮𝐫𝐬𝐭𝐬 爆發的負面不安情緒。但比這更容易的是,首先,使用 𝐁𝐢𝐥𝐥𝐲 的書《心靈》‘𝐓𝐡𝐞 𝐏𝐬𝐲𝐜𝐡𝐞’ 中所描述的如意之夢。
感到憤怒是利用願望夢來開啟中立正向思維 𝐭𝐡𝐞 𝐰𝐢𝐬𝐡-𝐝𝐫𝐞𝐚𝐦 𝐭𝐨 𝐭𝐮𝐫𝐧 𝐨𝐧 𝐭𝐡𝐞 𝐧𝐞𝐮𝐭𝐫𝐚𝐥-𝐩𝐨𝐬𝐢𝐭𝐢𝐯𝐞 𝐭𝐡𝐢𝐧𝐤𝐢𝐧𝐠 的典型機會。例如,人們可以使用一個美麗的、最喜歡的寧靜地方的意象,在那裡人們看到自己表現得很平靜。

也許這是黃昏時分安靜的海灘,海浪輕輕起伏,海鷗盤旋,微風輕柔清新。可以想像自己完全放鬆、自由、平靜,平靜地漫步,微風吹拂著衣服。只要反覆練習,這樣的想像就可靠、生動,可以隨心所欲地立即喚起。這樣效果就會立竿見影,就像打開開關一樣。這種乾淨的、創造性的圖像的中性-積極的純粹性立即讓我們平靜下來 𝐓𝐡𝐞 𝐧𝐞𝐮𝐭𝐫𝐚𝐥-𝐩𝐨𝐬𝐢𝐭𝐢𝐯𝐞 𝐩𝐮𝐫𝐢𝐭𝐲 𝐨𝐟 𝐬𝐮𝐜𝐡 𝐜𝐥𝐞𝐚𝐧, 𝐜𝐫𝐞𝐚𝐭𝐢𝐨𝐧𝐚𝐥 𝐢𝐦𝐚𝐠𝐞𝐫𝐲 𝐢𝐦𝐦𝐞𝐝𝐢𝐚𝐭𝐞𝐥𝐲 𝐜𝐚𝐥𝐦𝐬 𝐮𝐬, 𝐭𝐚𝐤𝐞𝐬 𝐨𝐮𝐫 𝐦𝐢𝐧𝐝 𝐨𝐟𝐟 𝐭𝐡𝐞 𝐬𝐩𝐞𝐜𝐢𝐟𝐢𝐜𝐬 𝐨𝐟 𝐭𝐡𝐞 𝐦𝐚𝐭𝐭𝐞𝐫 𝐭𝐡𝐚𝐭 𝐭𝐫𝐢𝐠𝐠𝐞𝐫𝐞𝐝 𝐭𝐡𝐞 𝐚𝐧𝐠𝐞𝐫 𝐫𝐞𝐚𝐜𝐭𝐢𝐨𝐧 讓我們的注意力從引發憤怒反應的事情的細節上轉移開來,同時讓我們圍繞這個問題產生建設性的想法。

在《心靈》‘𝐓𝐡𝐞 𝐏𝐬𝐲𝐜𝐡𝐞’ 第 𝟏𝟕𝟐 頁中,𝐁𝐢𝐥𝐥𝐲 教導如何開始學習正向思考,他寫到了一個如意的夢: 無論如何,可以讓自己的思緒沿著如意的夢想中最天馬行空 𝐢𝐭 𝐢𝐬 𝐩𝐞𝐫𝐦𝐢𝐬𝐬𝐢𝐛𝐥𝐞 𝐭𝐨 𝐥𝐞𝐭 𝐨𝐧𝐞’𝐬 𝐭𝐡𝐨𝐮𝐠𝐡𝐭𝐬 𝐠𝐥𝐢𝐝𝐞 𝐚𝐥𝐨𝐧𝐠 𝐭𝐡𝐞 𝐦𝐨𝐬𝐭 𝐟𝐚𝐧𝐜𝐢𝐟𝐮𝐥 𝐥𝐢𝐧𝐞𝐬 𝐢𝐧 𝐭𝐡𝐞 𝐰𝐢𝐬𝐡𝐟𝐮𝐥 𝐝𝐫𝐞𝐚𝐦 的路線滑行,可以建造巨大的空中樓閣 𝐠𝐢𝐠𝐚𝐧𝐭𝐢𝐜 𝐜𝐚𝐬𝐭𝐥𝐞𝐬,可以沉迷 𝐭𝐨 𝐢𝐧𝐝𝐮𝐥𝐠𝐞 於一切可以愉悅感官的東西:幸福、愛情、美麗、理解等等。它提升了心靈和情感 𝐮𝐩𝐥𝐢𝐟𝐭𝐬 𝐭𝐡𝐞 𝐡𝐞𝐚𝐫𝐭 𝐚𝐧𝐝 𝐟𝐞𝐞𝐥𝐢𝐧𝐠𝐬 ……然而,最有必要注意的是,當即使是最小的消極思想試圖闖入意識時 𝐛𝐫𝐞𝐚𝐤 𝐢𝐧𝐭𝐨 𝐭𝐡𝐞 𝐜𝐨𝐧𝐬𝐜𝐢𝐨𝐮𝐬𝐧𝐞𝐬𝐬,如意的夢想總是會立即被抓住。

建設性的想法只能是中立的 𝐂𝐨𝐧𝐬𝐭𝐫𝐮𝐜𝐭𝐢𝐯𝐞 𝐭𝐡𝐨𝐮𝐠𝐡𝐭𝐬 𝐜𝐚𝐧 𝐨𝐧𝐥𝐲 𝐛𝐞 𝐨𝐟 𝐚 𝐧𝐞𝐮𝐭𝐫𝐚𝐥 𝐤𝐢𝐧𝐝。它們將我們從無助和絕望 𝐓𝐡𝐞𝐲 𝐭𝐚𝐤𝐞 𝐮𝐬 𝐟𝐫𝐨𝐦 𝐡𝐞𝐥𝐩𝐥𝐞𝐬𝐬 𝐚𝐧𝐝 𝐡𝐨𝐩𝐞𝐥𝐞𝐬𝐬 𝐟𝐞𝐞𝐥𝐢𝐧𝐠𝐬 𝐭𝐨 𝐟𝐞𝐞𝐥𝐢𝐧𝐠𝐬 𝐨𝐟 𝐮𝐧𝐝𝐞𝐫𝐬𝐭𝐚𝐧𝐝𝐢𝐧𝐠 的感覺轉變為理解的感覺,從而對導致憤怒的錯誤或感知到 𝐩𝐞𝐫𝐜𝐞𝐢𝐯𝐞𝐝 𝐰𝐫𝐨𝐧𝐠 𝐭𝐡𝐚𝐭 𝐜𝐚𝐮𝐬𝐞𝐝 𝐭𝐡𝐞 𝐚𝐧𝐠𝐞𝐫 𝐢𝐬 𝐚𝐩𝐩𝐫𝐚𝐢𝐬𝐞𝐝 的錯誤進行評價,但不將其視為痛苦。為什麼要承擔別人的錯誤或缺陷,或為什麼要透過憤怒來加劇自己的錯誤或缺陷的結果 𝐜𝐨𝐦𝐩𝐨𝐮𝐧𝐝 𝐭𝐡𝐞 𝐫𝐞𝐬𝐮𝐥𝐭 𝐨𝐟 𝐨𝐧𝐞’𝐬 𝐞𝐫𝐫𝐨𝐫 𝐨𝐫 𝐝𝐞𝐟𝐢𝐜𝐢𝐭 𝐛𝐲 𝐫𝐚𝐠𝐢𝐧𝐠 𝐨𝐯𝐞𝐫 𝐢𝐭? 在 𝐁𝐢𝐥𝐥𝐲 的文章《憤怒與憤怒》‘𝐀𝐧𝐠𝐞𝐫 𝐚𝐧𝐝 𝐑𝐚𝐠𝐞’ 中,他寫道:

「每個人都需要他/她的意識的平靜、自由和和諧,唯一的問題是,他/她是否擁有這些崇高的價值觀,或者他/她是否必須首先為自己創造這些價值觀,如果是這樣,這對他/她怎麼可能? 透過憤怒或憤怒 𝐓𝐡𝐫𝐨𝐮𝐠𝐡 𝐚𝐧𝐠𝐞𝐫 𝐨𝐫 𝐫𝐚𝐠𝐞,這是不可能的,然而,透過對他人的感情、愛、和平和善良,以及透過尊嚴、誠實、自由、和諧、有意識地運用智力和理性 𝐜𝐨𝐧𝐬𝐜𝐢𝐨𝐮𝐬 𝐮𝐬𝐞 𝐨𝐟 𝐭𝐡𝐞 𝐢𝐧𝐭𝐞𝐥𝐥𝐞𝐜𝐭 𝐚𝐧𝐝 𝐫𝐚𝐭𝐢𝐨𝐧𝐚𝐥𝐢𝐭𝐲, 𝐭𝐡𝐞 𝐢𝐧𝐝𝐢𝐯𝐢𝐝𝐮𝐚𝐥’𝐬 𝐩𝐞𝐚𝐜𝐞 𝐨𝐟 𝐜𝐨𝐧𝐬𝐜𝐢𝐨𝐮𝐬𝐧𝐞𝐬𝐬 𝐜𝐚𝐧 𝐛𝐞 𝐚𝐭𝐭𝐚𝐢𝐧𝐞𝐝 個人的意識平靜可以實現。」

對錯誤和破壞性事物的中立認識就是簡單地看到它 𝐍𝐞𝐮𝐭𝐫𝐚𝐥 𝐫𝐞𝐜𝐨𝐠𝐧𝐢𝐭𝐢𝐨𝐧 𝐨𝐟 𝐬𝐨𝐦𝐞𝐭𝐡𝐢𝐧𝐠 𝐰𝐫𝐨𝐧𝐠 𝐚𝐧𝐝 𝐝𝐞𝐬𝐭𝐫𝐮𝐜𝐭𝐢𝐯𝐞 𝐢𝐬 𝐬𝐢𝐦𝐩𝐥𝐲 𝐬𝐞𝐞𝐢𝐧𝐠 𝐢𝐭 𝐚𝐬 𝐢𝐭 𝐢𝐬 的本來面目。 因此,舉例來說,對被錯誤地指控一些非常負面的事情而感到的憤怒 𝐫𝐚𝐠𝐞 𝐚𝐭 𝐛𝐞𝐢𝐧𝐠 𝐰𝐫𝐨𝐧𝐠𝐥𝐲 𝐚𝐜𝐜𝐮𝐬𝐞𝐝 𝐨𝐟 𝐬𝐨𝐦𝐞𝐭𝐡𝐢𝐧𝐠 𝐯𝐞𝐫𝐲 𝐧𝐞𝐠𝐚𝐭𝐢𝐯𝐞 𝐜𝐚𝐧 𝐛𝐞 𝐫𝐞𝐩𝐥𝐚𝐜𝐞𝐝 𝐛𝐲 𝐫𝐞𝐜𝐨𝐠𝐧𝐢𝐭𝐢𝐨𝐧 𝐨𝐟 𝐛𝐞𝐢𝐧𝐠 𝐰𝐫𝐨𝐧𝐠𝐥𝐲 𝐚𝐜𝐜𝐮𝐬𝐞𝐝 可以被承認被錯誤地指控所取代,同時對指出錯誤的實用性進行安靜的評估 𝐚𝐥𝐨𝐧𝐠 𝐰𝐢𝐭𝐡 𝐚 𝐪𝐮𝐢𝐞𝐭 𝐚𝐬𝐬𝐞𝐬𝐬𝐦𝐞𝐧𝐭 𝐨𝐟 𝐭𝐡𝐞 𝐩𝐫𝐚𝐜𝐭𝐢𝐜𝐚𝐥𝐢𝐭𝐲 𝐨𝐟 𝐩𝐨𝐢𝐧𝐭𝐢𝐧𝐠 𝐨𝐮𝐭 𝐭𝐡𝐞 𝐞𝐫𝐫𝐨𝐫。一個人總是可以在看似不可能的情況下向內尋找安慰,而這似乎大多會激起我的憤怒或憤怒。一旦我們確信已經向對方傳達了任何建設性意見,我們就可以想出如何適當地繼續(或停止)與他們的互動。於是就變成了一系列基於實用性的邏輯決策。

如果我退後一步,認識到某人對我造成的傷害是他們的錯誤(如果不是我的錯誤),這只會傷害我,就像一拳打在肚子上會傷害我一樣,那麼我剩下要做的就是對這些傷害進行中立處理。傷害。 當我身體受到傷害時,我會感到疼痛,但只要認清它的本來面目,就可以顯著減輕痛苦。我可以像對待任何身體傷害一樣採取措施來處理基於感覺的傷害 𝐭𝐚𝐤𝐞 𝐬𝐭𝐞𝐩𝐬 𝐰𝐢𝐭𝐡 𝐭𝐡𝐞 𝐟𝐞𝐞𝐥𝐢𝐧𝐠-𝐛𝐚𝐬𝐞𝐝 𝐡𝐮𝐫𝐭 ,透過自我照顧來緩解它 𝐩𝐡𝐲𝐬𝐢𝐜𝐚𝐥 𝐡𝐮𝐫𝐭 𝐭𝐨 𝐬𝐨𝐨𝐭𝐡𝐞 𝐢𝐭 𝐭𝐡𝐫𝐨𝐮𝐠𝐡 𝐬𝐞𝐥𝐟-𝐜𝐚𝐫𝐞。

將此與認為表達我們的憤怒和憤怒是件好事的學派形成鮮明對比。毫無疑問,這在某種程度上是對社會 𝐨𝐯𝐞𝐫𝐫𝐞𝐚𝐜𝐭𝐢𝐨𝐧 𝐭𝐨 𝐬𝐨𝐜𝐢𝐞𝐭𝐢𝐞𝐬 𝐰𝐡𝐞𝐫𝐞 𝐟𝐞𝐞𝐥𝐢𝐧𝐠𝐬 的過度反應,因為在社會中,感情一般都是被壓抑的,不公正的行為只是毫無怨言地被容忍。但擁抱憤怒或憤怒同樣 𝐞𝐦𝐛𝐫𝐚𝐜𝐞 𝐭𝐡𝐞 𝐫𝐚𝐠𝐞 𝐨𝐫 𝐚𝐧𝐠𝐞𝐫 𝐢𝐬 𝐬𝐢𝐦𝐢𝐥𝐚𝐫𝐥𝐲 𝐮𝐧𝐜𝐨𝐧𝐭𝐫𝐨𝐥𝐥𝐞𝐝 是不受控制的,即使它可能有益於我們對感受和情緒的初步認識。

根據《真理的聖杯》”𝐆𝐨𝐛𝐥𝐞𝐭 𝐨𝐟 𝐭𝐡𝐞 𝐓𝐫𝐮𝐭𝐡” 一書和其他教學文本,我們不受控制的和受控制的思想和情感超出了我們的範疇,聚集了類似的思想和情感,它們一起變得越來越強大。想像一下這對於我們表達的憤怒具體意味著什麼。

《真理的聖杯》”𝐆𝐨𝐛𝐥𝐞𝐭 𝐨𝐟 𝐭𝐡𝐞 𝐓𝐫𝐮𝐭𝐡” 第 𝟐𝟓 章解釋說,
𝟐𝟕𝟓) 考慮一下,你的思想和感情的擺動波 𝐭𝐡𝐞 𝐬𝐰𝐢𝐧𝐠𝐢𝐧𝐠 𝐰𝐚𝐯𝐞𝐬 𝐭𝐡𝐨𝐮𝐠𝐡𝐭𝐬 𝐚𝐧𝐝 𝐟𝐞𝐞𝐥𝐢𝐧𝐠𝐬 𝐚𝐥𝐰𝐚𝐲𝐬 𝐢𝐦𝐩𝐢𝐧𝐠𝐞 𝐭𝐡𝐞𝐫𝐞 總是撞擊那裡,在那裡它們遇到平等,因此遇到相同或相似類型的思想和感情,在這種情況下,距離並不重要,因為擺動波是如此之快他們在不到一秒的時間裡匆匆環遊世界,襲擊地球最遠地方的人類同胞,給他們帶來新的影響。

𝟐𝟕𝟔) 因此,地球上的人類,消極或積極的思想和感受,可以透過打擊你們同類的個人、小團體或大團體,甚至整個民族,給全世界帶來善或惡。符合你的想法和感受;因此,它們可以強行觸發與你的精神 𝐭𝐡𝐞𝐧 𝐟𝐨𝐫𝐜𝐢𝐛𝐥𝐲 𝐭𝐫𝐢𝐠𝐠𝐞𝐫 𝐝𝐞𝐞𝐝𝐬 𝐚𝐧𝐝 𝐚𝐜𝐭𝐢𝐨𝐧𝐬 𝐭𝐡𝐚𝐭 𝐚𝐫𝐞 𝐜𝐨𝐦𝐩𝐥𝐞𝐭𝐞𝐥𝐲 𝐝𝐢𝐟𝐟𝐞𝐫𝐞𝐧𝐭 𝐢𝐧 𝐭𝐡𝐞𝐢𝐫 𝐟𝐨𝐫𝐦𝐬 𝐭𝐨 𝐲𝐨𝐮𝐫 𝐦𝐞𝐧𝐭𝐚𝐥 𝐚𝐧𝐝 𝐟𝐞𝐞𝐥𝐢𝐧𝐠-𝐛𝐚𝐬𝐞𝐝 𝐢𝐦𝐩𝐮𝐥𝐬𝐚𝐭𝐢𝐨𝐧𝐬 和感覺衝動形式完全不同的行為和行動,但又從中找到它們的根源 𝐚𝐧𝐝 𝐲𝐞𝐭 𝐟𝐢𝐧𝐝 𝐭𝐡𝐞𝐢𝐫 𝐨𝐫𝐢𝐠𝐢𝐧 𝐭𝐡𝐞𝐫𝐞𝐢𝐧。”

但對於憤怒,預防勝於治療。如果,正如 𝐁𝐢𝐥𝐥𝐲 在上面幾節中所解釋的那樣,一個人可以透過運用智力和理性 𝐢𝐧𝐭𝐞𝐥𝐥𝐞𝐜𝐭 𝐚𝐧𝐝 𝐫𝐚𝐭𝐢𝐨𝐧𝐚𝐥𝐢𝐭𝐲,透過提供愛 𝐨𝐟𝐟𝐞𝐫𝐢𝐧𝐠 𝐥𝐨𝐯𝐞、理解 𝐮𝐧𝐝𝐞𝐫𝐬𝐭𝐚𝐧𝐝𝐢𝐧𝐠、和諧 𝐡𝐚𝐫𝐦𝐨𝐧𝐲 等,當然還有他推薦的如意之夢來避免憤怒,那麼只需要意願去做因此,我們要重新訓練意識,始終遵循這些價值觀 𝐫𝐞𝐭𝐫𝐚𝐢𝐧𝐢𝐧𝐠 𝐨𝐟 𝐭𝐡𝐞 𝐜𝐨𝐧𝐬𝐜𝐢𝐨𝐮𝐬𝐧𝐞𝐬𝐬 𝐭𝐨 𝐚𝐥𝐰𝐚𝐲𝐬 𝐞𝐧𝐠𝐚𝐠𝐞 𝐢𝐧 𝐭𝐡𝐞𝐬𝐞 𝐯𝐚𝐥𝐮𝐞𝐬 𝐭𝐨 𝐚𝐯𝐨𝐢𝐝 𝐚𝐧𝐠𝐞𝐫 𝐢𝐧 𝐭𝐡𝐞 𝐟𝐢𝐫𝐬𝐭 𝐩𝐥𝐚𝐜𝐞 以避免憤怒。